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中國 > 正文

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明日宣判 受害人:小黑屋的7天永遠忘不了

2020-07-07 11:09:43北京青年報 作者:朱健勇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“于遭受到的上述種種折磨,導致我至今經常做噩夢”羅偉表示,自己被家人帶離“豫章書院”后,去了江西省精神衛生中心進行診斷,被確診為嚴重抑郁癥和焦慮癥、心理中度異常,至今需要看心理醫生和吃藥。

備受關注的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,將于7日下午在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宣判。6日下午,此案附帶民事訴訟的受害人羅偉告訴北青-北京頭條,自己永遠忘不了在“小黑屋”關的7天7夜,依舊要求吳軍豹在全國媒體公開道歉。

7月3日,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公開審理“豫章書院”非法拘禁案附帶民事部分的內容,這是“豫章書院”案的第二次開庭,庭審持續四個多小時。

羅偉在附帶民事訴訟起訴書中稱,2013年9月3日至2014年元旦期間,吳軍豹指使的人員以警察的名義,非法使用戒具和警棍強行帶至豫章書院校內達4個月。

“小黑屋里7天七夜,我畢生難忘” 羅偉告訴北青-北京頭條記者,自己被帶到“豫章書院”后被扒光了衣物,一腳踹進小黑屋,一個涼席和發霉的被子,蛇蟲鼠蟻從邊上地洞進進出出……直到第8天,其簽署了一份“文件”才被放了出來。

羅偉稱,在豫章書院懲罰措施五花八門,包括但不限于使用打“龍鞭”、扇耳光、疊羅漢、一字馬、跪孔子像等。每晚9點,任偉強等人即主持所謂“考德”,凡是他們認為犯錯誤的,就要接受懲罰。

“于遭受到的上述種種折磨,導致我至今經常做噩夢”羅偉表示,自己被家人帶離“豫章書院”后,去了江西省精神衛生中心進行診斷,被確診為嚴重抑郁癥和焦慮癥、心理中度異常,至今需要看心理醫生和吃藥。

法庭上,羅偉等3名被害人要求吳軍豹公開道歉并賠償損失,被吳軍豹拒絕。稱羅偉等人的訴求有“炒作”的目的,自己不可能接受。對于羅偉關于看心理醫生的說法,吳軍豹表示:“他來豫章書院之前就有心理疾病,怎么是我們這邊造成的呢?”

吳軍豹的代理律師稱:公開道歉和精神損害賠償,不屬于附帶民事訴訟的審理范圍。

羅偉的代理律師張程則表示,吳軍豹和任偉強依然沒有任何悔意和歉意,希望法庭在定罪量刑時對吳軍豹是否“真心悔罪”予以考慮。

北青-北京頭條記者注意到,“豫章書院”的全稱是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專修學校,2013年5月由吳軍豹創立。2017年10月,“豫章書院”被曝出涉嫌非法拘禁學生。此后學校停辦,一些學生陸續向警方報案。

此案由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偵查終結,2020年1月移送青山湖區檢察院審查起訴。“豫章書院”理事長吳軍豹、校長任偉強以及3名教師(教官),被公訴機關指控犯非法拘禁罪——利用“小黑屋”對新入學的學生進行7天左右的非法關押禁閉,先后禁閉學生240余人次,“禁閉時間三日至十日不等”。

北青-北京頭條記者了解到,被警方調查并列入案卷的本案被害人有12人,此次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是其中3人,他們在訴訟請求的第一項,均要求豫章書院創辦人吳軍豹等被告人向被害學生公開道歉。

責任編輯:鄧煒鍇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山东群英会任四中三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