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評論 > 縱橫談 > 正文

?縱橫談\美國退出世衞組織究竟羞辱了誰\施君玉

2020-07-09 04:23:35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這幾天,美國新冠病毒單日感染者均超5萬,7月7日更是突破6萬大關,死亡總人數逾13萬。即便如此,美國高官還眾口一詞讚揚特朗普政府抗疫取得了巨大成功,直接改寫了“無恥”的定義。

  就在全球疫情迎來新高峰這個節骨眼上,美國政府卻悍然通知聯合國秘書長,正式退出世界衞生組織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稱,特朗普此舉“是毫無意義的行為”,民主黨參議員梅內德斯也發推,“此舉既不能拯救美國人的生命和利益,也會讓美國變得更加不適和孤立”。

  面對全球新冠大流行,世衞組織的作用不可替代這是國際社會的共識,并不是特朗普想像中的“可有可無”。作為世界上頭號超級大國,本應比世界上任何國家更有條件遏制住新冠病毒的擴散,但特朗普忙於應對彈劾案及本人的競選活動,對新冠疫情輕描淡寫,以至於“大意失荊州”,只好在國際社會尋找替罪羊,中國與世衞組織便成了特朗普的甩鍋對象。

  特朗普指責世衞組織成為“中國傀儡”以及沒有在規定時間內進行必要的改革,宣布退出該組織,這與其說是世界的悲哀,還不如說是美國的悲哀。畢竟疫情當前,美國需要世衞組織向其提供一切必要的防疫信息及協調行動。一些專家憂心,“特朗普此舉將可能干擾美國研製疫苗所必需的臨床試驗,以及追蹤病毒在全球傳播的努力”。

  坦率地說,沒有美國的參與,世界衞生組織照樣可以運作,只不過少了美國的會費支持,世衞的日子過得緊巴一些。但是美國退出世衞,不僅破壞了美國一手建立的國際秩序,更重要的是損害了美國的領導力和國家形象。

  在過去的三個多月裏,特朗普除了甩鍋中國和世衞之外,他最關心的事就是如何迫使美國企業復工,拉抬美國經濟,而不管美國百姓的死活。特朗普在美國獨立日期間發表講話稱,新冠病毒對99%的人都沒事。換句話說,美國3億多人口,死去30萬也是可以承受的代價。正像他的侄女瑪麗.特朗普在其新書《永不滿足: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了世界上最危險的人》中所描述的那樣,從小在蜜罐中長大的特朗普,從來不知愁滋味,“缺乏最起碼的同情心”,她的叔叔特朗普從來不需要誠實的工作,無論在生意場中有多失敗,他都會以無法理解的方式得到回報,包括上大學通過作弊以及慣常的撒謊和欺騙等手段,進行自我推銷、品牌打造,將他的自負、自戀推到了極致。這既是特朗普侄女的看法,恐怕也是全世界人民或多或少的親身感受。

  在過去的三年半裏,人們對特朗普的反覆無常和信口雌黃深有體會。世界已記不清特朗普說了多少謊言,但能夠記住的是他的每一次撒謊都很認真,成為不折不扣的“職業騙子”。

  退群上癮的特朗普,的確表現得很“商人”,虧本的事一件不做,處處用“金錢標準”衡量一切,充滿了經濟算計和政治短視,這恰恰是美國自由派精英對特朗普的咬牙切齒之處。

  特朗普身邊圍繞著一大批充滿冷戰思維的人,有意把對華政策“蘇聯化”,拚命把中國塑造成美國的新敵人。小布什時期競選團隊核心成員米利金就曾指出,“特朗普本人才是美國的真正危險”。

  他的侄女也寫道,“特朗普最具破壞性的特點,即一個不正常的成長環境和一個專橫的父親,將其培養成了世界上最危險的人”。所以,美國人民需要清醒起來,制定共同的目標,將特朗普趕出白宮。他們呼籲美國選民“為國家而不是為政黨投票”。

 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明確表示,一旦他當選為美國總統,將立即恢復世界衞生組織成員國的身份,以彰顯美國對世界的領導力??梢?,美國的退群之舉已變成美國大選政治的一部分??磥硪屆绹^續留在世衞,只有扳倒特朗普一條路了。

  特朗普民意落后是不爭的事實。為此,特朗普不時打悲情牌,聲稱黨內有一些人不喜歡他,下屆總統將落入拜登之手,以此恐嚇華爾街,同時也藉此拉抬黨內對他的支持率。

  抗疫不力是特朗普執政三年半的最大敗筆。連戴口罩這樣的常識問題也被特朗普搞成了一個重大政治問題。另一方面,特朗普要求接近他的人必須接受抗體檢測,利用特權為自己的健康打造一個“安全氣泡”,而另一方面,特朗普不斷誤導百姓,馬不停蹄地搞競選集會,又對戴口罩不作硬性要求,結果將競選造勢大會變成一場場播毒大會,不僅讓美國人民深受其害,同時也給世界樹立了一個壞榜樣。

  巴西就是其中之一。有“巴西特朗普”之稱的博索納羅總統可以說是特朗普的忠實追隨者,在防疫政策方面一直步美國后塵,大有不把自己弄成陽性絕不罷休的味道,在染疫人數方面,也把自己變成了世界老二。

  在這些所謂自由世界領導人的潛意識裏,群體免疫的想法一直揮之不去。但科學已經證明,這個思路存在很大的誤區。就拿西班牙來說,這個國家已經付出了近三萬人的死亡代價,也只換來5.2%的抗體陽性率,距60%的群體免疫標準還差十萬八千里。

  在過去大半個世紀中,世衞組織在領導全球抗疫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。雖然它存在著這樣那樣的缺點,也的確需要與時俱進地進行改革,但絕對不能成為美國脫離世衞組織的藉口。特朗普這樣做簡直是拿美國人的性命進行一場政治豪賭,不僅讓美國眾多百姓成為犧牲品,最終也會自取其辱,葬送掉自己的政治生命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山东群英会任四中三多少钱